说到收获,齐元辰神情有点低沉。

  他看着果林苦笑道:“一年不如一年,去年只收获了8601枚果子,平均一株果树不到100枚了。”

  “而一位武修一年至少需要二十四枚!”

  这只是最低数量。

  想要炼化成长,需要的可不止这一点。

  特别是还有一些新生儿。

  虽然因为环境的恶劣,大部分就算有道侣的都不想让血脉在这种情况下降生延续。

  除了一些意外。

  这里新生代很少。

  特别是大罗武修的。

  但少是少,不代表没有。

  特别是那些进入时修为低的。

  就算这里的寿命似乎比外界延长了三五倍,但五百多年时间却让部分本来寿命就不足百年的武修们进入了寿尽区域。

  为了某些延续,诞下了血脉。

  要不是这里修士的生育力比外界还要低很多倍。

  他这点果林和时常进行的采集加狩猎,早就养不活内城的自己人了。

  齐元辰也没想到,他居然在犯愁养不活一万多人?

  “这么少?”

  不光是人口,还有果树的收获。

  都有些出乎越曦意料的少。

  越曦看向展开面积像二层木楼的大型果树,对一株果树一年100枚果子的收获感到皱眉。

  她在黑夜区域吃的类似青灵果的。

  一树至少三百多枚果子。

  最小的都成年男子拳头大小。

  更大一点的有碗口大,都比这里的青灵果看着大上至少三五倍,她本来都怀疑不是相同品种了。

  但看到相似的树纹和叶子......她不解了。

  越曦干脆上前,手摸了一下树身。

  隐约有点感觉。

  这是她被封锁住的生机、创生法则带来的一点感应。

  这种感应像是被厚厚的一层壁障隔绝,让她无法通过感应生机,灌入生机让果树获得进化或提升。

  越曦沉思了一会儿。

  她伸出手,开始描划‘木’之道文。

  这里不能施展法术,感应不到神念,她的星力在这里居然也像是被隔绝了,比黑夜区域还狠。

  不过,她自然不曾惶恐。

  道文在黑夜区域是可以施展的。

  道文是一种法则、规则的原始形态,越曦一路也查看过了,这里也有阵法禁制,既然如此道文就不会失效。

  法术之流,可能在换了一个世界,因为法则不同而无法施展。

  但道文是直指大道的文字。

  是一种对道的阐述。

  越曦在青灵果树旁开始了‘木’之道文的描划,一笔一画,描划的有些困难,但她不曾停顿。

  描划的时候。

  没有什么异常波动。

  越曦有点失望,却还是没有停止,坚持将这个道文描划完成。

  最后一点收笔后。

  越曦只感觉天地间一种凛然苍翠的生机之力凭空诞生,凝于她的手指间,越曦下意识的将之点到果树上。

  轰隆!!

  天空似乎一声雷霆。

  干响了一下,在越曦抬头后没发现乌云和雷电。

  越曦再次看向她触手可及的果树,发现果树先是平平无凡没有变化,几息后,树身开始了生长。

  不光是树身。

  那看着没什么光泽的枝叶都一点点青翠起来,树身纹路更加明显,却又显得有些光滑,一些枝叶间悬挂着的指头大小青色果子。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青灵莹润。

  除了个头,越发像她在黑夜区域吃过的那种果子了。

  随着时间过去,又有新生的枝叶从树上长出,新长出的枝叶上,有朵朵嫩色粉红星星点点展开。

  “啊?”

  齐元辰看了几百年的果树,第一次看到一棵树上开了几百朵花蕾。

  他先惊后喜。

  简直狂喜的看向越曦。

  “陛下!!”

  不愧是他家地皇陛下!

  果树长出新枝并开花,只花了几十息时间。

  这些新开的花朵比齐元辰见过的都要大,看得他激动无比,他嗅着清香悠远的芬芳深深的吸气。

  一脸沉迷喜悦。

  花香顺着风飘远,城主府附近的人都闻到了。

  其他人也就罢了。

  和齐元辰相处了几百年,已然和至亲兄弟姐妹差不多的一群大罗武修,一个个直接冲后园来了。

  然后又是一次震惊震撼。

  齐元辰顺便就告之了地皇陛下的降临。

  “啊?这个豆丁是陛下?”嘴巴比脑子快的某人脱口而出,越曦淡淡扫了他一眼,无喜无怒。

  这人当下就被其他兄弟姐妹围欧了。

  一场热闹又欢喜的拜见。

  越曦也并不太严肃冷傲,她只是并不会亲和的与人打成一片罢了。

  她将眼前这百多人的武修一一看在眼中。

  有几人身上带着一层黑色孽债,她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她眼中带着某种道韵,这几人颤抖了一下,跪倒在地,莫名胆寒。

  “你们做过什么有违大罗律法的事?”

  大罗律法基本上是很完善的了。

  所以,只要遵从律法的活着,这辈子想要身带孽债也是很难的,至于为了大罗在外征战时伤害了无辜。

  这只会记在大罗国运身上。

  也就是这些孽债会被国运承担,而不是落在某人身上。

  除非这是与国无关的事情。

  也就是属于私事而非公事。

  据越曦所知,大罗律法说严是严,说宽是宽,并不强求所有百姓是道德圣人,孽债与业力也是不同的。

  所以,居然染上了孽债......她是真的好奇这几人干了什么。

  齐元辰看了跪下的几人。

  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目光扫向其他人,下令道:“去他们家搜查一下,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一般来说,做过的事总痕迹。

  这一点,所有上过学的大罗武修都知道。

  那几人一下子垂头丧气,一人咬牙直接认罪,另外三人却只是闭上眼用力磕头,不发一言。

  齐元辰向越曦再次行礼,越曦挥手。

  “你是城主,我不干涉你的处置,我能告诉你,他们身上黑气只染上了薄薄一层,应是近期染上的......”

  其实隐约中,越曦觉得自己猜到了点什么。

  但她不想多说。

  示意齐元辰将人带走,她留在果园继续进行道文养树。

  心神消耗一空后,越曦坐在大树下。

  看着天空出神。

  疲惫间,她似乎看到了某些蕴含命运的痕迹在天空闪过,那是暗淡之极的星光......

  “注定毁灭的命运?”

  越曦轻声念道。

  这是指这个世界,还是指......眼前这座城?

欢迎大家访问:完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mxiaoshuo.com/book/61194/1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