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歌声渐远,陈飞天身上的压力也随之而去,能起身之后他赶紧朝着女人去的方向追了过去,奈何早已不见了对方踪影。

  无奈他只得施法离开这个梦境,赶紧找家族长辈们汇报两把盘古神剑被朱婉心夺去的事。

  陈家现今的家主陈逍和,是陈飞天的直系祖辈,听说他不但没能拿回破魂弓,却连绝情和逆天剑都丢了,气的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陈飞天被他扇的直接抛飞出去,重重地摔落到地,一口牙掉了大半,口中鲜血直流。

  “家主!家主息怒!”有长老在侧,见状赶紧解劝。

  尹秋雪在门口偷听,眼见陈飞天抛飞出来,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将摔倒在地的陈飞天扶了起来。

  陈逍和道:“祖上从来没说过,这秘术也被朱氏夺去,可见神兵摧动牵引秘法是这小子泄露出去的,此子如此无能,你们让我怎么息怒?”

  长老急道:“祖上没有说,只能说他们可能并不知道秘术被夺。我相信飞天,他纵使无能,但还不至于将自己的家传秘术告诉那个朱婉心,他和朱婉心的关系以及他对朱婉心的态度咱们都清楚。”

  陈逍和无奈道:“我担心的是,那个朱婉心还有什么其他邪术,已经在和飞天的交往中将飞天控制住,导致他泄露了自家秘术都不知情。”

  长老沉吟道:“这个……朱婉心应该不会有此能为吧!咱们以前仔细探查过此女,发现她体内没有半分法力……”

  陈逍和:“可是她现在把两把盘古剑夺去了。”

  长老想了想,转头问被尹秋雪扶进来的陈飞天,道:“飞天,你确定你这次入的梦是朱婉心的梦?不是别的女人的?会不会你搞错了对象?或者说,是另有女修出手在你对朱婉心施法时,把你强行掠去了她的梦中?”

  陈飞天一听登时仔细回忆起来,沉吟道:“那个女人,看模样是朱婉心没错,而且当时她很嚣张。”

  尹秋雪:“这么说,她的性情与朱婉心也很像。”

  陈飞天点了点头。

  陈逍和沉吟道:“那,应该是朱婉心没错了。入梦夺宝,此法乃是咱们陈家秘术,其他的修士根本就难以插手。”

  尹秋雪好不担忧地道:“怎么办?现在朱婉心的手里已经有三件盘古神兵了。”

  陈逍和:“怕什么?神兵利器,不过是锦上添花之物。想要真正的战力,还得靠自身的本事。

  咱们弑神一族,真正的战力取决于体内弑神之威,纵使没了盘古神兵,咱们弑神一族亦是修仙界的擎天之柱,别人无法代替。”

  【00狗】:“咦,怎么听陈家主的话,感觉神兵对他们来说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了?既然这样,他们为什么不惜把原主活活剖腹,非要翻找到破魂弓是为哪般?”

  【楚河汉界】:“那是因为,原主这个凡人的痛苦与性命,与神兵比起来,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那长老也点头道:“不错,飞天,秋雪,你们两个之所以能够得到家族重视,被赐下盘古神兵,乃是因为你们体内的弑神强大。咱们陈氏一族,向来都是先有弑神,尔后有神兵。”

  陈飞天郁闷至极地道:“可是咱们就任由那个女人把神兵夺走吗?”

  陈逍和:“当然不是。咱们现在已经百分百地确定,盘古神兵确实是在朱婉心手里,可以直接出手将之夺回来了。这件事你们就不要再管了,由我和三长老出手去对付那个女人。”

  陈飞天大喜,道:“家主和三长老出手,还怕那个女人嚣张?”

  此后陈飞天和尹灵雪继续他们的修炼和学习生涯,不见半点异常。不过陈飞天已经开始疏远叶新绿,不但将座位换到了尹秋雪旁边,还彻底与叶新绿断了关系,见面连话都不说了。

  叶新绿根本就没把他放心上,他换了座位两天才发现他已经坐到尹秋雪旁边了。他旁边的男生换成了林震,林震见自己坐在她旁边两天,在第三天上早自习的时候,她看到自己才有点惊讶地问:“咦,我旁边什么时候换人了?”着实有点尴尬。

  林震讪讪地道:“都换了两天了你才发现吗?”

  叶新绿有点无奈地笑道:“是啊!抱歉林震,这不是你的存在感太低,是我最近忙得焦头烂额没注意到。”

  林震主观上忽略了那句“存在感太低”,好奇道:“你最近在忙什么?我发现你一直在摆弄手机,都没怎么看书。”以前的朱婉心,心思不是放在陈飞天身上,就是放在课本上,很少玩儿手机的。

  叶新绿:“也没忙什么啦,不过就是加了一个群,和群里聊的欢生。”

  林震兴奋地道:“什么群这么好玩儿,我能加吗?”

  叶新绿:“不能。”

  这回答,还真是够干脆。林震尴尬了。

  晚上放学,叶新绿正要独自骑着脚踏车回家,却被陈飞天和尹秋雪结伴拦住了去路。

  “有事吗?”叶新绿耐着性子问。

  陈飞天道:“朱婉心,咱们谈谈吧!”

  “和你们俩?”叶新绿说着笑了起来,“渣男贱女,我和你们有什么好谈?”

  尹秋雪登时恼羞成怒,喝道:“朱婉心,论起贱谁能跟你比?以前都是你在倒贴飞天。”

  叶新绿哧笑道:“是么?说起这倒贴,可是没人能和你比的。以前陈飞天厚着脸皮来追求我的时候,你不是一直都在倒贴吗?”

  “你……”尹秋雪涨红了脸,一时语塞。

  陈飞天:“好了,朱婉心,我们找你,不是要和你斗嘴的,是真的有事和你谈。你敢不敢跟我们来?”

  【无敌是最寂寞】:“吆喝,这小子还激将法呢!”

  叶新绿呵呵笑道:“有什么不敢,走啊!”

  陈飞天和尹秋雪对了一下眼色,两人当下转身在前面领路。

  不一会儿,二人就将叶新绿带到了荒郊。

  叶新绿跟在后面,笑吟吟地道:“这月黑风高荒郊野外的,陈飞天,尹秋雪,你们想干什么?我怎么感觉,你们选择的这时间这地点,有点像要杀人呢?!”

欢迎大家访问:完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mxiaoshuo.com/book/61253/1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