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谢婉突然诊出了身孕,谢母便将她留下来一道用了晚膳,并派人知会了诸葛府上,没等晚膳用完,得着消息的诸葛术呲着牙就来到了谢府。刚进乌衣巷才想起来自己现在这副尊容不妥,虽说有了身孕是好事,但毕竟岳母刚死,他要敢呲牙咧嘴的进谢府,谢家就敢把他给打出来,打个生活不能自理。

  收敛了笑意才敢去给谢母请安。

  谢婉早在这之前回了趟原本自己住的院子,自打她嫁出去了,那院子就王蔷带着儿子褚安住着,每日里深居简出,极少在人前露面。

  可是自己这是喜事,露了谁都不可能露了王蔷。

  她们是打小的交情,比亲姐妹还要更亲。

  果不其然,王蔷听闻了此事竟是高兴的哭了起来,替谢婉高兴。

  褚安也已经六岁,早在年初王蔷就把他送去了书院,小半年下来也算小有所成。今日谢母问起,王夫人才道:

  “阿安也大了,是不是该给她寻处院子,分开了?”

  谢母点头,王氏想的周到。

  再想不到琅琊王氏倒了,谢老三越老越不着调,倒叫王氏处处浑和周到,体贴人意了。

  “你这做婶娘的,好。”说着看向王蔷,知道这娘俩相依为命,按说满六岁就该着手了,可王蔷一直没提,她也没搞明白到底是不舍,还是她本人心思重,寄人篱下,不好开口。

  “你要是不反对,就让你婶娘做主腾出个院子。照我看咱们家小子多,阿眺也马上六岁了,以后阿琰阿琪也得搬出去,不若就找几个院子连在一处,倒叫他们住的近些,相互间有个照应,往来也方便。”

  王蔷本来就在犹豫是找个时机搬出谢家,总不能一辈子寄人篱下,可偏偏赶上了袁夫人猝然离世,就把她嘴给堵上了。

  整个谢家都笼罩着压抑的气氛,教她怎么好为了自己那点事烦心?

  如今谢母提起来,倒叫她不知如何是好。

  提,还是不提?

  “祖母,”她犹豫道:“其实,我想带阿安在建康城里找处宅子住下去,离他书院也近,而且也不用这么折腾。”

  谢母没听她说完话脸就撂下来了:

  “怎么,阿郎才从位子上退下来,你就觉得谢家没能力保住你们母子了?”

  王蔷慌的一匹,她没这意思啊,太夫人是不是脑补太过?

  谢显在位,也……不用保她,她也不是刑事犯。

  “祖母,阿蔷没有这意思,您可千万别这么想。我我我、我是——”

  “你是拿祖母当外人,觉得在祖母家里住着不舒坦,看人脸色?跟我说说,谁给你脸色看了,我抽不死她!”

  说着,拿眼睛扫了一圈,王夫人和蔡夫人也都给瞅呲牙了,真跟她们没关系,这位王十五娘深居简出除了日常在易安堂给谢母请安,在旁的地方想见都见不到。

  在易安堂里,谁敢给谁甩脸子,搞歧视啊?

  王夫人心道,这还是她八竿子的亲戚呢,她挤兑谁也不能挤兑自家侄女啊。

  虽说是个王家庶女,比之嫁进二房的十二娘又不一样,王夫人未见得多认亲——事实上也没那么澎湃的感情,毕竟琅琊王氏族人众多,王家嫡庶女加起来没百八十的也相差不大,各个都那么好不现实。

  王蔷自小与谢婉亲近,倒是与三房几个小娘子楚河汉界划的清,鲜明站队长房。

  王夫人没那么小肚鸡肠,劳心费力的挤兑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娘子。说句老实话,往来少,不在易安堂见着,都忘了谢家还有这么好人物,真·凭实力低调·十五娘。

  “阿娘,你看我们做什么?我们都是老菜帮子了还至于和个……小娘子过不去?”王夫人委屈,爱抽谁抽谁,别拿她妯娌俩扎筏子,没那么下作。

  一个寄人篱下的小寡妇,跟她有什么利益纠葛,至于让她不顾脸面针对?

  太看得起她了,心眼真没那么小,花的又是她钱。

  再者王蔷说是寄人篱下,可一律吃穿用度,哪怕是给下人的月俸都是人家自己掏。别看无依无靠,无论是人家样亲娘还是死了的亲婆母,都对得起她,给她留了不少的银子傍身。

  不过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在谢家住着安全,没人敢欺负上门,其他真没用谢家什么。

  王蔷心高气傲,这点儿事还是会做的。

  “是啊,十五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太夫人一向待你跟亲孙女一样,有什么话你尽可和太夫人说,请她老人家做主。”蔡夫人就差明说可千万别打哑谜,往她们身上引脏水。

  两位老夫人发话了王蔷哪里还敢再坚持,小脑袋摇的跟波浪鼓一样:

  “祖母没有的事儿,是我自己,无论是婶娘们还是长嫂,和我一般大的小娘子们,都没有待阿蔷不好,也没给过我脸色。”

  “既是如此,便安心住下。我话放到这里,我活着谢家就没人敢怠慢你,我死了,还有宝信呢——你们是知交的好友,她的脾性你不会不知道,有她护着你,我哪怕死了也放心。”

  “祖母,你说哪里话,祖母松鹤长春。”王蔷惶恐,连忙福身下拜。

  真心愧疚,不该让谢母操心,还说出这般的话,泪眼涟涟。

  谢母点头,“那是,老婆子肯定是要长命百岁的,可着劲儿的活吧。你们可得争气,别一个个跑老婆子前头,还让老婆子送你们。”

  最后是冲王夫人和蔡夫人说的,实名点名这二位,是真不想白头人送黑头人了。

  太伤了。

  正这时听到诸葛术来了,谢母连忙叫人扶起王蔷:“这事儿以后再不许提!否则就不要再叫我祖母!”

  事情就算这么掀篇了。

  “以后再不许说这些!”谢婉低声斥道,她知道王蔷心思重,自有一股子傲骨,不愿寄人篱下。可是现实不允许,王家倒了,褚家长房都跟王蔷结了仇一般,再回不去……

  在谢家她好在还有人护着,真搬出去让人欺负了,谢家再想出面都是亡羊补牢的事儿。

  就不知道她是打的这样的主意,真真的跟她半个字也没露。

欢迎大家访问:完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mxiaoshuo.com/book/61320/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