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原先是想要问小于秦少凌的近况,但是话刚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 到了下午临近下班的时候,苏牧也完成了整个设计。她打算到外面去透透气,然后她就提着包离开了公司。

???? 她在公司的附近找到了一家咖啡店坐下了,然后静静的享受着这样难得的闲暇时光。苏牧平日里就很喜欢望着窗外的景色发呆,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 只是她看了没多久,就选择把目光折回来了。距离上次见到秦少凌,仿佛又过去了很久了。

???? 苏牧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几口,然后又忍不住的往那边看去。只见秦少凌穿着贴身的深色西装,这样将原本的肤色衬的更白了。

???? 她在心底默默的推测到秦少凌应该是刚从外面回来,几秒后,他忽然间转过身来与苏牧对视。

???? 虽然秦少凌站在咖啡店的外面不远处,而苏牧则是坐在咖啡店靠窗边的座位。但是这个举动,忽然间让苏牧心跳有些加速。

???? 她不敢再多去看那边,只是一直低下头用勺子搅着面前的咖啡。眼看着咖啡快要见底,自己还要赶去医院照顾母亲。

???? 苏牧去前台付了钱之后,就打算离开了。可是她发现秦少凌还在原位,他慢慢的向苏牧那边走去。

???? 苏牧自然是不知所措的,她第一反应就是逃。可是秦少凌最终也并没有走到自己面前,苏牧抬起头之后,发现他身后又多了一个身影。

???? 欧青站在他的身旁,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苏牧再也不想去看秦少凌的表情。她在心里面冷冷的嘲笑了自己一番,竟然还以为他是在等自己。

???? 原来秦少凌只不过是在等欧青罢了,郑秘书那天和自己说的那些反常,也只不过是多此一举。苏牧认为自己在秦少凌的心里根本就不算什么。

???? 她握紧了手中的包,然后走的很快,离开了那里。苏牧还没从这件事情里面缓过来,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 苏牧看了眼来电显示,竟然是已经有好些天没有联系过的欧尚。她按下了接听键,“你现在在哪里?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 电话中传来欧尚的声音,苏牧心里不自觉的一紧。也许是之前欧尚已经和自己说明过,那个意外的原委已经被调查出来了。

???? 苏牧向欧尚报了自己的地址,然后就站在原地等待欧尚的到来。欧尚转动了方向盘,换了个方向开去。

???? 如果苏牧知道这件事情,应该会很开心的。很快,欧尚便将车停在了苏牧的面前。但是苏牧并没有及时反应过来,欧尚也没有立刻喊她的名字。

???? 他只是将车停在那里,然后静静的观察着苏牧。微风将她的头发微微吹起来,欧尚很喜欢这种感觉。

???? “苏牧,上车。”现在还有更重要事情要解决,所以欧尚还是选择打破现在这种微妙的氛围。

???? 苏牧反应过来,然后对着欧尚笑了笑。等到她在副驾驶坐好了之后,“今天这么早就下班,是不是要赶去医院看阿姨?”

???? 欧尚上下打量了一番苏牧,她点点头。苏牧可没有忘记欧尚的来意,“你是不是找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

???? 欧尚点点头,然后从自己的公文包里面掏出了一堆资料给苏牧。苏牧接过来,但是这些资料一下子扑面而来,她完全就没有头绪。

???? “我在这堆资料里面,找到了姜军的确是有一辆和当时肇事的车型号一样的车,但是他的车牌号码却是不一样的。”欧尚说完之后,看向了苏牧。

???? 苏牧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现在她只要一听到姜军的名字她就很愤怒。她想了一会儿,“现在这么说来,岂不是姜军已经是证据确凿。”

???? 欧尚点点头,“这件事情应该差不多就要落下帷幕了。”苏牧也跟着开心起来,但是在她的心里却更多的是气愤。

???? 她当时只是在母亲的言辞里面,猜测到这其中有蹊跷。然后苏牧再努力排查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她就大胆的推测是姜军干的。

???? 但是一直以来都没有被确定,苏牧还没有这么的提防。可偏偏就是现在被指证是姜军之后,她便更加厌恶姜军。

???? 原先就已经很看不惯姜军的所作所为,苏牧悄悄的握紧了双拳。

???? 一切都和苏牧的猜想差不多了,如果那个人真真确确就是姜军的话,那么他就实在是太丧尽天良了。

???? 之前对她做过的种种事情不说,她也一直以为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没想到现在姜军居然还要找她的麻烦。

???? 而且,这一次并不是直接找她的麻烦,而是将手伸到了苏牧的母亲身上,这让她怎么能够接受,这比姜军那个流氓直接找她的麻烦还要让她感到痛苦和内疚一百倍!

???? 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欧尚说基本已经能够确定,但是还没有铁证的时候,苏牧差点就没有直接到姜军的公司留下去跟他对质一番。

???? 可是苏牧这样冲动的想法还是被欧尚阻拦了,他认为苏牧这样子的想法是非常不成熟而且鲁莽的。

???? 她只身去找姜军的话,无疑就是鸡蛋碰石头,以卵击石,怎么可能能够得到她想要的结果。

???? 这样无疑是一种非常不明智的做法,冷静下来以后,苏牧也觉得欧尚说的不无道理,回想起之前的每一次,只要是她只身前往的,哪一次又有好结果,最后还是要别人帮忙,收拾烂摊子。

???? 苏牧深呼一口气,也觉得自己这样冲动的想法的确太过于不成熟了,这个时候只有找到铁证,才能够将姜军的恶性揭示!

???? 这个时候沉住气才是最重要的,只有沉住气了,才能够冷静地面对发生的事情,冷静地寻找到线索。

???? 这段时间,苏牧因为苏母的事情,还有搞砸了合作商的事情,也让生活起了不小的波澜,也忙着处理各种事情,自然也忘记了之前突然出现在了生活中,也突然消失在生活中的钟启正。

???? 原本那几天钟启正高调在公司里送花的行为,就让苏牧感到很苦恼了,而后面总算是消停了,而苏牧也忙于别的事情,基本上这个人已经在她的脑海中被遗忘了。

???? 而对于钟启正来说,苏牧可是完全没有消失在他的生活中。

???? 因为之前高调送花和礼物到苏牧的公司,给苏牧造成了不小的困扰,而苏牧也已经好几次明确地告诉过他,她很不喜欢这种形式。

???? 钟启正终于才确定,苏牧真的不是他以前认识的那种仅仅靠鲜花和礼物就可以收买的女人,他也并非顽固不化的人,看见苏牧真的是不乐意了,自然也不会继续做些不讨喜的事情。

???? 刚好这几天,钟启正的公司有重要的项目,钟启正作为公司的负责人,自然要去出差,所以,这几天也没找到合适的时间再去找苏牧了。

???? 钟启正消停了几天,对苏牧来说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然而对他来说却并非如此,在外地的他,虽然不至于每时每刻都惦念着苏牧,但是闲下来,总是忍不住会想起她来。

???? 但是无奈见不到人,电话人家也未必接,钟启正就是有再多的想法和念头,也只能够作罢了。

???? 这会回来了,刚回到公司的第一天,就没把苏牧这个人给忘记。

???? 原本晚上还有应酬,钟启正一概推了,下午五点左右的时候就离开了公司,开车去了苏牧的公司。

???? 因为钟启正也不了解苏牧的下班时间,也摸不准她什么时候会出来,只能够提前到了苏牧的公司楼下。

???? 似乎是料到了苏牧不会接她的电话,所以钟启正选择直接见面找人。

???? 钟启正耐心等了好一会儿,才看见从公司门口走出来的苏牧,苏牧下来的时候时间不算晚,她今天穿了白色的毛衣,下身穿着普通的牛仔裤,却勾勒出美好笔直的腿型。

???? “啧。”钟启正用手指轻敲了敲方向盘,也不知道是哪里就特别突出了,可是他就是觉得怎么都觉得,好看到家了。

???? 苏牧从门口出来,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突如其来的汽车鸣笛声。

???? 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便看见了钟启正从驾驶位探出头来朝她比了个响指。

???? 苏牧:“……”这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 其实刚才,她是有片刻的怔楞,因为最近这几天钟启正也没有在她的面前“刷脸”了,原本就是刚认识的两个人,几天不见,她也就慢慢忘记了。

???? 但是看见钟启正的那个痞痞的笑容,苏牧便想起了那几天他给自己高调送花和送礼物的行为,便觉得有些无奈。

???? 但凡他能够稍微换位思考,站在她的立场想想事情,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 钟启正见苏牧呆愣地站在原地,便朝着她喊了句:“上车。”

???? 苏牧翻了个白眼,自然不会听从他的,没想到钟启正像是早就料到了苏牧的反应似的,下一秒便接着说:“你不上来我就下去。”

???? 苏牧看了一眼钟启正这惹眼的车,又回头看了眼公司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群,完全相信钟启正在这句话上一定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也无奈地只好上了车。

???? 虽然苏牧对钟启正的态度一直都是那个样子,但是总的来说,苏牧也不过是觉得他有点烦罢了,其实并没有什么太讨厌的感觉,毕竟这样的人,也坏不到哪里去。

???? 她也不知道钟启正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就在那天见面后就是跟她杠上了。

???? 钟启正见苏牧听了他的话以后,倒是乖乖地上了车,此刻见苏牧坐在自己旁边的座位上,只觉得心里说不出的顺畅。

???? “带你去吃饭?”钟启正发动车子,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对苏牧说。

???? 苏牧莫名其妙地看了钟启正一眼,对钟启正此刻的自来熟表示很是不能够理解。

???? “我前几天公司有点事情,出差去了,所以也没时间找你,这会刚忙完。”钟启正选择性地忽视苏牧的那个表情,自顾自地说着,解释了起来。

???? 苏牧继续保持着沉默没有说话,说吧就继续说吧,好像她很关心他的行程来着,在自信这方面,钟启正倒是一点也不欠缺。

???? 钟启正见苏牧还是不说话,沉默了一会,说:“我说,你也别把我想得那么坏,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怎么了,就是想来见见你。”

???? 苏牧听了钟启正的话以后,虽然还是无言以对,但是表情却缓和了一些,她要怎么告诉钟启正,她不是他,有这么多的资本和心情去做自己随心想做的事情,她现在身后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她。

???? 见苏牧还是不怎么说话,钟启正抿了抿嘴,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说实话他还是第一次碰上这样的情况。

???? 就在这个时候,钟启正的手机响了起来,他随手摁了蓝牙耳机,接起了电话。

???? “什么事?”

???? 因为钟启正在讲电话,这个时候苏牧下意识地侧过了头去,在车上也不好回避。

???? 听这口气应该是在和秘书讲电话,听电话那头说了几句,钟启正漫不经心地说:“华耀的姜总?那又有什么关系。”

???? 坐在旁边的苏牧听见钟启正说的话,眉心跳了跳,她稍稍侧过头看了他一样,钟启正正在漫不经心地讲着电话,眼睛目视前方开着车。

???? 华耀的姜总,不就是姜军?还能有别人?

???? 钟启正又跟电话那头说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 挂完电话以后,苏牧问起:“你认识,华耀的姜总?”

???? “嗯。”钟启正点了点头,随后又想到了什么,侧过身去看了苏牧一眼,发现这竟是她今天第一次主动跟他说话,“怎么了?你认识?”

???? 苏牧点了点头,张了张嘴,却还是没有说什么。

???? “其实就是今天晚上的一个普通竞拍会,我也不打算去,刚才那人说想找我谈合作。”钟启正看得出苏牧眼睛里的好奇和异样的情绪,也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随口便说了。

???? “那你去吗?”苏牧听了以后,紧接着问。

???? 钟启正笑了笑,“你想去?那就去呗。”

???? 语气简单随意得,就像是在谈论天气一般那样。

???? 苏牧没想到,钟启正会一下子就看出来自己的想法,而且还丝毫没有犹豫就答应带着她一同去参加。

???? 第一次,她看到了他身上有些和别人不一样的特质,但是也许是因为自己有求于人百镀一下“鲜妻太甜:偏执老公宠上瘾”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完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mxiaoshuo.com/book/62145/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