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啊!刚刚那场狗进食大戏是不是很精彩啊!”

????听到黑胖男人这么说,大家都没有吱声。

????“我的手段想必你们也都看到了,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再去重复了我刚刚说过的话了,来人把他们送回去吧!”

????回到自己的监牢后,潘子谦和赵诗曼两个人是面面相觑,好一会后,潘子谦这才开口说道,“他们今天这是杀鸡儆猴啊!”

????听到潘子谦这么说,赵诗曼点了点头,“是呢,怎么办?”

????见赵诗曼看向了自己,潘子谦沉思了一番后,这才说道,“走一步算一步吧!你说我今天从操场回来的路上,听到那声惨叫声有没有可能就是那个柱子上的人的?”

????听到潘子谦这么说,赵诗曼看了他一眼后,这才说道,“很有可能,咱们最近这段时间老实一些吧!才出了这个事情,他们肯定会加强戒备的。”

????赵诗曼的话得到了潘子谦的赞同,“你说的对。”

????由于下午的事情,导致晚上潘子谦和赵诗曼都没有啥胃口,两个人吃了几筷子,就把饭碗给放下了。

????知道对方为什么吃不下,所以两个人也没有去劝对方再去多吃点。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才吃完早饭,就被带到了肖君的监牢。

????此时的肖君不得不说情况有些不妙,不但满脸潮红,最为重要的是,整个人也是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见到此,赵诗曼立马就去摸了摸他的额头,就发现他的额头很烫。

????“我哥在发烧,你们没有给他打退烧针吗?”

????听到赵诗曼这么说,站在一旁的田路神色淡漠的说道,“打了,但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他似乎整个人并没有什么求生欲,所以我才把你们带来,看看有没有效果。”

????田路的话让潘子谦很是不解,“昨天人还好好的呢,为什么今天人就变成了这样,你们昨天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听到潘子谦这么说,田路淡定的说道,“什么都没做,他之前的伤还没好呢,我们能对他做什么。”

????“既然没有做,为什么他变成了这样?”

????潘子谦的话让田路也是冷笑,“那谁知道,没准是受刺激也有可能啊!毕竟最好的朋友被狗咬死在自己面前,是个人应该都受不了吧!”

????对方的话让潘子谦和赵诗曼都很是吃惊,“昨天被狗咬死的那个人是我哥的朋友?”

????听到潘子谦这么问,田路点了点头,“对,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田路的话让潘子谦翻了个大白眼,“我去哪里去知道啊!我才来这里多久啊!对了,没有什么强效的退烧针吗?”

????听到潘子谦这么问,田路双手抱胸然后说道,“给他打的就是的强效退烧针,但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田路这话才说出口,那边肖君就开始呓语道,“郭程,当初......当初我就该.....该..........你的,.......听话,..........错了。”

????肖君的话前一句还可以听清楚,但后面的话就只能听个大概了,“你听清哥说啥了吗?”

????听到潘子谦这么问,赵诗曼摇了摇头,“没有,只听到了一句郭程什么什么,对了昨天死的那个人是叫郭程吗?”

????“对,就是叫郭程,行了,既然你们来了,那我就先走了,希望我再来的时候,不是来给肖君来处理的后事的。”

????田路这话说的真的不是一般难听,如果不是现在敌强我弱,潘子谦真想给他一拳。

????送走了田路后,潘子谦这才对赵诗曼说道,“宝宝,咱哥吉人天相,身上的温度肯定会降下来的,你别听那个田路瞎说。”

????听到潘子谦这么说,赵诗曼点了点头。

????两个人守在肖君的床边给他来回换湿毛巾在换了将近三十多次的时候,肖君身上的温度终于有要降下来的迹象了。

????见到此,潘子谦和赵诗曼全都松了一口气,“太好了,开始降了这就说明是好迹象。”

????听到潘子谦这么说,赵诗曼点了点头,“是呢。”

????接下来两个人又守着肖君守了将近一个小时,这回温度终于恢复正常了。

????恢复正常没一会,肖君也就醒来了。

????一睁开眼,见到床边的潘子谦和赵诗曼,肖君也有些蒙,“你们怎么来了啊!”

????听到肖君这么说,赵诗曼带着哭腔说道,“我们要不来,你现在已经烧傻了。”

????赵诗曼这话一说出口,肖君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哎真是老了,以前冬天穿个单衣都不会感冒发烧呢,现在就被打了一顿,居然还发烧了,真是丢人啊!来来来扶我起来。”

????听到肖君这么说,赵诗曼和潘子谦连忙上前帮着他坐了起来。

????“对了,我睡了多久了?”

????听到肖君这么说,潘子谦这才说道,“差不多有十来个小时了吧!我们来的时候,你已经在发烧了。”

????潘子谦的话让肖君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后,他才对潘子谦说道,“那个子谦,我没有求过你什么,这次我想要求你帮个忙?”

????听到肖君这么说,潘子谦这才说道,“哥,和我你还客气什么啊!让我做什么你就说吧!”

????“昨天被狗吃了那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叫郭程,你去帮他收个尸吧!”

????见肖君求自己居然是这个事情,潘子谦连忙说道,“好哥,我去帮他去收尸,你才退烧,好好去休息吧!收尸这个事情就包在我的身上。”

????听到潘子谦这么说,肖君笑了,“谢谢。”

????肖君虽然退烧了,但并没有什么胃口,晚上只吃了一点粥就睡下了。

????见到此,赵诗曼在给他掖了掖被角后,这才开口对潘子谦说道,“我哥从小到大很少求人的,这次为了那个郭程开口求你,看来那个郭程地位在他心中的确不一般。”

????听到赵诗曼这么说,潘子谦点了点头,“肯定不一般啊!要不然也不会发烧了烧到三十九度三了,对了,田路怎么还没来?”

????潘子谦这话才说完,那边铁门就打开了,进来正是潘子谦念叨的田路。

????“听说温度已经降下去了,看来把你们弄来果然是正确的。”

????听到田路这么说,潘子谦这才说道,“田路,如果我想帮昨天那个郭程收尸需要多少异能水来交换?”

????潘子谦这话一说出口,那边田路就开口说道,“肖君还真是有情有义啊!发烧才刚好,就想着帮好朋友收尸了,可以倒是可以,不过这个价格呢,可能会高那么一些,你可以接受吗?”




欢迎大家访问:完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mxiaoshuo.com/book/95087/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