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天涯带着尉迟然来到大厦,见到那群衣冠楚楚的管理层,但管理层似乎很畏惧独臂的詹天涯,用畏惧的目光注视着他。詹天涯只是在会议室中播放出了先前那段审讯录像,让这群管理层看清楚,听清楚,然后他要提问。

????管理层连连点头,坐在那老老实实看完了审讯录像。

????看完之后,詹天涯冷冷问:“看完了?”

????管理层纷纷点头。

????詹天涯又问:“听清楚了?”

????管理层依然点头。

????詹天涯扫视众管理层一眼:“那我提问了。”

????管理层沉默不语,紧张地看着詹天涯。

????詹天涯竖起一根手指:“第一个问题,这个人是不是你们认识的保安王凯?”

????大部分管理层都看向分管安保的主管,因为在这里,除了安保主管之外,谁会认识这么一个小保安呢?

????安保主管立即起身,显得很拘谨,笑容也很尴尬。

????詹天涯问:“你笑什么?”

????安保主管的笑容凝固了,詹天涯问:“回答我的问题!”

????安保主管立即道:“是我认识的保安王凯。”

????詹天涯又问:“他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安保主管仔细思考着,然后摇头。

????詹天涯问:“有还是没有?回答我!”

????安保主管道:“没有。”

????尉迟然插嘴问:“大厦里那么多保安,为什么你对王凯印象这么深?”

????安保主管解释道:“因为王凯和其他保安不一样,他很有礼貌,虽然学历不算高,但读过很多书,他的英文水平也很不错,甚至还会说一些日文,平时思维很清晰,我曾有打算将他提拔成为负责G3到G1的保安组长,我报告都提上去了。”

????说着,安保主管直接看着他的上司,他的上司赶紧点头称是。

????詹天涯道:“去把提交的报告拿来我看看。”

????上司立即起身,返回办公室以最快的速度拿回了报告,詹天涯看完后交给尉迟然。尉迟然看完报告后,突然间想起了什么,猛地看向詹天涯。两人二话不说,也不解释什么,立即就离开会议室,朝着王凯和王威的租住地赶去。

????路上,尉迟然开着车,鸣着警笛,詹天涯则致电唐安蜀:“问问王凯,他大哥王威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变化?”

????戴着耳机的唐安蜀看着对面的王凯问:“你大哥最近是不是变化很大?”

????王凯点头道:“那晚之后,他似乎被吓坏了,不怎么说话,几乎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这么久以来,和我说的话不超过二十句,原本以前滴酒不沾的,现在却喜欢喝酒了,还告诉我,他准备辞职,去沿海一带打工。”

????詹天涯通过电话听到王凯的回答后,看向尉迟然,之前王威的原话是——

????“我弟弟以前不是这样的,他很腼腆的,他见着陌生人都不敢说话,就算说话脸也会红,不会这么对答如流,而且,他以前是喜欢喝酒的,可现在滴酒不沾。”

????“那晚之后我弟弟就变了,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虽然其他人不觉得,但我和他一起长大的,我很清楚,我也很害怕,而且,他今天还告诉我,他准备辞职,我问他要去哪儿?他说要去沿海一带打工,不想再留在这里。”

????事情很明显了,产生变化的人根本不是王凯,而是王威!王威发现有警察找上门来调查此事,担心自己暴露,于是便将事情反过来说,让詹天涯等人将注意力集中在王凯的身上,给他空出可以逃离的时间。

????等尉迟然和詹天涯赶到出租屋的时候,王威已经离开了,他没有带走任何东西,詹天涯只得通知相关部门,只要发现王威,立即扣押。

????G3停车场案件中一死一失踪,G2停车场案件中又失踪一人,但因为还没有完全确定王凯是不是也出了问题,所以,詹天涯决定释放王凯,但派人24小时盯着他。

????回到分部后,詹天涯陷入了疑惑之中,他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尉迟然则认为,一定与天人有关系,因为眼下这个案子与乌飞案有相似度。

????尉迟然道:“乌飞也好,他周围的其他几个人也罢,都是被天人附体,感觉上就好像是鬼附身,而且他们也希望旁人那么认为。”

????詹天涯道:“但是,乌飞案中没有出现过很准确的闹鬼事件,而且被附体的人脑部都受过创伤,可我们眼下要办的案子中,没有人有过脑损伤,感觉上就是单纯的悬谜事件。”

????“是呀,单纯,我们的世界原本就是被创造出来的,在此前提下,就算真的有所谓的鬼和妖怪又有什么奇怪的?”唐安蜀在旁边却是轻松地笑着,“我认为关键在于,这些所谓的鬼从何而来,是传统意义上人死后变成的灵体,还是说他们是天人?另外,他们是如何隐匿自己的行踪的,在附身之后,又是如何利用他人的身体消失得无影无踪的?”

????唐安蜀一针见血指出了整个案件最难之处,首先要搞清楚这些东西的来源。

????詹天涯默默点头,他从心底欣赏唐安蜀,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不会轻易被人左右,就算沉睡百年来到现代世界也能够在段时间内适应。

????唐安蜀翻出档案:“我如果没猜错的话,第三个案子中也有人失踪。”

????尉迟然反应过来:“你是说G1超市案中,那个准备拍摄鬼影放到网上,后来又改口说什么都没拍到的,随后辞职的人?”

????按照档案上的记录,该人叫曾庆文,虽然是超市员工,却是个富二代,被他父亲强制弄进超市去体验生活。曾庆文因为是超市老板的儿子,所以平日内大家都对他很客气,发生那件怪事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往外跑,就他一个人往回跑,随后宣称他拍摄到了相关画面,要放在网上,肯定会一鸣惊人。

????谁知道曾庆文在事发后第三天就失踪了,失踪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是被绑架,亦或者被人寻仇。他的父亲非常着急,公开在网络上悬赏寻找儿子的行踪,可多日过去,没有任何线索,唯一增长的只有悬赏金。

????詹天涯当然也布置了人手去寻找,可结果和之前一样,完全找不到该人。

????“八个案子中,前三起都有人失踪,后五起案子,其中四起发生在楼上酒店内,实际上算是同一个案子,因为有四批住客看到了相同的东西,但这四批住客都安然无恙,并没有人失踪,”詹天涯给自己点燃一支烟,“最后一起案子发生在上层公寓内,是最奇怪的一个案子。”

????唐安蜀问:“酒店内发生的是什么样的案子?我看卷宗里没有详细记录。”

????詹天涯道:“也和之前一样,是闹鬼,不过这次住客们看到的比之前还要吓人,他们看到有人头。”

????“人头?”唐安蜀皱眉,“只是人头?”

????第一起案子发生在晚上20点30分左右,男性住客在上楼乘坐电梯的时候,电梯莫名其妙在每一层都停下,但电梯外并没有人进入,直到他到达自己所住的楼层时,电梯门打开他走出去的瞬间,一个人头也从左侧缓缓进入电梯之内,当时男性住客直接吓傻在当场,一动不敢动,直到电梯门缓缓关上那一刻,他才猛地转身去看,透过电梯的门缝清楚地看到那个人头漂浮在电梯内还冲着自己微笑。

????詹天涯说完后,尉迟然和唐安蜀对视一眼,不觉得害怕,相反都笑了。

????詹天涯也笑了:“我当时看到案件报告的时候,和你们的反应一样,只是想笑,我觉得那就是一个编造出来的灵异故事,类似的故事在网络上一抓一大把,但很快出现了第二起案件。”

????尉迟然问:“第二起案件,和第一起相似吗?”

????第二起案件,发生在晚上20点30分,时间与第一起几乎相同。这次的住客是两名女性,她们是来蓉城旅游的,入住酒店后,晚饭结束逛完街回到酒店准备休息。两人在出了电梯后,刚转弯来到走廊的位置,其中一人就驻足停下,直勾勾地看着远处,因为她看到了那个漂浮在远处的人头,但她的闺蜜却没有看清楚,因为闺蜜是个近视眼,为了好看,没有戴眼镜,所以还很纳闷她为什么不走了?

????刚开始,女性甲以为自己看到的是一个气球,但定睛看清楚是个人头之后,直接吓得呆在当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女性乙不明所以,一直在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那人头缓缓地飘了过来,直接飘到她跟前,与她擦肩而过的瞬间,她才明白女性甲为什么会吓晕过去,而她也直接晕倒在当场。

????詹天涯继续道:“若不是监控室的保安发现,恐怕没人知道她们晕倒在那里了。”

????尉迟然立即问:“我猜一下,监控什么都没拍到对吗?”

????詹天涯点头:“没错,监控什么都没有拍到,在案发的时间段只拍到两个先后晕过去的女性游客,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唐安蜀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第三个案子?”

????詹天涯道:“第三个案子也是在电梯内,只不过是突然出现的人头,第四个是在酒店房间内。”

????尉迟然问:“这些案子是连续四天发生的吗?”




欢迎大家访问:完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wmxiaoshuo.com/book/95120/494/